青洛

求文

想請問大家是否有看過一篇盾冬文,內容大致是巴基縮小成小孩,小孩的他有點突破東尼的心防。
麻煩大家了,謝謝!

書信

*時間線有錯請無視

*最後一段來自台詞

在分開的十年間,艾瑞克的行蹤縹緲,有時查爾斯甚至覺得,這位老友是否已在各種爭鬥中無聲無息的死亡,不過偶爾出現的信件卻又證明了這傢伙還活得好好的,依舊在世界各地壯大他的隊伍,且送信的方式真的千奇百怪,有像挑戰信般隨金屬破戳窗而入的、還有在路上突然出現一輛玩具車撞上輪椅等等,總之不定時查爾斯會收到來自友人的信件。


1970.3.15

查爾斯吾友,分別後我到過許多地方,變種人遭欺壓的狀況依舊,我依然將遵循我認為對的路,希冀你能在我身旁。艾瑞克


1974.12.12

查爾斯吾友,目前我在一個冬天冷透了的地方,我嘗試著照你說過的方式生活,尋求內心好的一面,有時仍懷疑,這樣真的能帶來平靜嗎?艾瑞克


1977.5.17

查爾斯吾友,我想你是對的,我有機會成就比自己更偉大的事,如果生活能這樣下去,那麼就算萬磁王消失也無所謂了。我只希望我愛的人與你能安好。艾瑞克


1983.1.2

查爾斯吾友,又是新的一年,願你安好。我過得很幸福。


四封信傳遞著艾瑞克的心情,查爾斯以為艾瑞克終於獲得了平靜,但是終究仍因恐懼而導致遺憾。



1983  

他們只是想活下去,我試過你的方法查爾斯,我試著像他們一樣,像他們一樣活著,但結局總是相同。他們奪走了我的一切!現在,換我們奪走他們的一切!





排名

*人物OOC

艾瑞克覺得自己在查爾斯心中約莫不是最重要的,若能量化出一個表格,那麼查爾斯心中的派序約莫是:瑞雯、學生、變種人、學習、學校、.......、艾瑞克。身為一個心智成熟的男性,艾瑞克其實沒有很常糾結於排名,只是有時心中難免會有一些些,真的只有一些些的醋意!尤其在自己與查爾斯兩人獨處被打斷時。

「來下一盤嗎?」難得的清閒時間,查爾斯的邀約令人難以抗拒,或者說,當蔚藍裡只有自己時,為什麼要拒絕?然棋局開始不久,便傳來敲門聲,「嘿!查爾斯我發現......」對!又來了,每當Hank有任何新發現時,查爾斯總是迫不及待的投入那該死的研究中。
又或者當二人在聊天時,「查爾斯可以跟我聊聊嗎?」只要瑞雯頭探進門,查爾斯的休息時間便再也無自己的份。

艾瑞克心理明白,這種不爽源自沒安全感,畢竟兩人的關係有很長時間處於敵對,而現實狀況查爾斯也總將自己放在一切變種人事務之後。我要摸摸抱抱求順毛!艾瑞克只差沒當面說出要求了。

查爾斯當然知道艾瑞克在每次自己丟下他時總會散發出低氣壓,那一臉糾結的模樣害得自己總是辛苦忍笑,不過......誰讓你轉身離開那麼多次呢?總要給你點教訓,哪能每次都簡單原諒你呢?查爾斯默默地揚起嘴角,心道:「再晾你個兩三次吧」

西裝

*基本知識沒有,名詞來自維基
*小糖球

早禮服、晚禮服、常禮服、便服,襯衫是否上漿、領結及配飾該如何搭配,西裝的細節零零總總,一般沒有特別需要,很少人研究透徹,更何況前半生都在復仇中度過的艾瑞克,知道西裝是正式場合穿的衣服就不錯了。
艾瑞克記得當查爾斯看見自己將外套的所有扣子扣上時上揚的嘴角,但體貼如他並未直接告訴自己其實這是個錯誤,他的愛人只是靠上自己且輕吻嘴角時,將鈕扣解開。
今日,是兩人的婚禮。自己一身的配件都由查爾斯準備,並不會覺得不快,畢竟自己不懂,愛人如此的用心體貼的行為,艾瑞克只覺自己是被深愛的。
「嘿!蹲下來一下!」走神之餘聽見查爾斯的叫喚,艾瑞克以為查爾斯有什麼需要,連忙走到查爾斯跟前蹲下。
「領結歪啦!」查爾斯只是笑著伸手為艾瑞克調整領結,「我眼光真好,這身西裝真的很配你!」帶著笑意的嗓音是艾瑞克的唯愛。
艾瑞克站起身子,看著坐著的愛人,忍不住低下頭蹭了愛人的臉頰。
「怎麼了?」查爾斯疑惑地問
「沒什麼!我們去會場吧!」心裡是填滿的,揚起笑容,艾瑞克回應著查爾斯,推著輪椅前進時,艾瑞克知道他這一生最大的苦難已遠離;而等在前方的是細水流長的幸福。

如果

*一切都是想的
*人生沒有如果
*爛文筆,時間軸亂

在失去妻女的那段日子,艾瑞克總在深夜裡燃起菸,透過煙霧彷彿看見妮娜正朝著自己微笑,撒嬌著要爸爸說睡前故事;彷彿聽見妻子溫柔的嗓音,哄著女兒要她讓爸爸早些休息。「我試過了!用能力去救人的結果是失去一切,那麼為什麼不為變種人而戰?」這是許多日夜裡,艾瑞克所得出的結論。
其實他也曾想像這世上沒有變種人,如此一來,他便能在當年與母親一同死去,不用經歷許多苦痛。若是僥倖生存,那麼也不會因為身為變種人的與眾不同而被排斥,而去傷害許多人。
艾瑞克覺得自己的人生總在失去與對不起中度過,少時沒來得及發揮能力拯救母親;再來害得查爾斯終其一生伴隨輪椅;最後是自己害死妮娜和妻子。所以如果沒有能力該有多幸福?但每日的晨曦與一地的煙灰只是靜靜地展示現實及回不去的過往。


再次遇見查爾斯時除了訝異於他的行走,其實更多的是開心,那一瞬內心的愧疚是消散的,儘管當時疑惑查爾斯拒絕控制那些警衛,但情況不容許他想太多,直到在飛機上,看見查爾斯的怒氣。
是了!自己怎麼會忘了查爾斯的傷在哪兒呢?看著痛苦的摯友,艾瑞克無言以對。如果查爾斯能狠心一些,讓自己被尚殺死,那麼查爾斯現在還能如初識時在酒吧中穿梭;還能如初識時迎著微風慢跑;也還能如初遇時,在水中給予自己溫暖的擁抱。
如果沒有能力、不是變種人,或許自己能平淡的過一生,雖然可能不再與查爾斯相識,但兩人之間不會橫亙著背叛及傷害。
如果依舊能認識查爾斯,那麼兩人可能能在早晨相約運動、在晚餐時間一起用餐、在餐後一起下棋。

旭日初昇,體育場中綠草如茵,變種人依舊為未來努力。

味道

*完全憑空想像,OOC有
*沒有專業知識

除去迷失自我的那段時間,查爾斯的生活其實是精緻的,稱得上是養尊處優的長大。衣服、飲食、娛樂在在透露出不平凡的家世。相較之下,童年生活並不平穩的艾瑞克,完全就是個糙漢子,他不介意隨意應付飲食(當然,必要情況下查爾斯也是能夠忍受的,不過通常不);穿著亦隨意,畢竟在集中營裡沒有窮講究的條件。
除了生長環境影響,兩人的個性其實也導致不同的喜好,由兩人對於味道這件事的選擇,便可知一二。
出席一些場合時,查爾斯習慣在身上灑點香水,清淡不失優雅,卻莫名誘惑人,這是艾瑞克的嗅覺給他的想法。一如查爾斯,溫和卻又影響深遠。「這個味道真是該死的適合他」在很久很久以後,艾瑞克心裡仍如此想。
小時沒有這個條件,直到成為萬磁王才有這個機會接觸到香水,畢竟有時適當的偽裝對於大業而言是必須的。其實當初艾瑞克只是隨意地選擇自己能接受的味道,並沒有想太多。後來在聊天時提到相關話題,意外發現其實他的愛人認為這款香水十分適合自己,但無論如何逼問,查爾斯始終不願告訴自己為什麼這麼想。
後來,艾瑞克看見了有關這款香水的評價是:侵略性。他想愛人可能是因此認為這香味能和萬磁王畫上等號,才不願說明。但其實,艾瑞克沒看見的是,評價最後一句話說明,侵略性後餘韻是淡淡的溫柔。

交換之後(參

*人物OOC
*歡樂向

儘管查爾斯因X教授的頭銜為世人所知,世人亦多將查爾斯的形象歸類為溫文儒雅、博學多才,不過實際上親近的朋友便明白查爾斯其實有著調皮的一面。

你說瑞雯一直認為查爾斯的形象就是教授,拜託自配濾鏡的兄控意見請無視好嗎?

什麼?艾瑞克覺得查爾斯根本完美!老天!情人眼裏就算東施也能修圖成西施好嗎?你看艾瑞克被查爾斯指使的心甘情願就該知道艾瑞克的意見可以略過不聽。

「哇喔!艾瑞克你的能力原來這麼有趣欸!」查爾斯一邊說一邊將羅根露在外面的鋼爪雕花......趁琴在和他商量小孩該怎麼辦的時候......害羞到根本沒法注意有人在動手腳。

艾瑞克的大腦雖仍在混亂中,但不被其他人思緒影響之下,也能回答查爾斯。「第一次就上手了你,不愧是教授出身的,想當初雕花我也練很久,不過你確定羅根看到雕花不會怎樣嗎?」

「他現在沒空啦!之後說是你就好了啊。」查爾斯毫不在意地順口回答。卻沒發現自己身體的眼中閃過一絲算計。

「我們先把小孩帶回去,艾瑪會找這個小孩的父母,說服他們至少讓他待到教授和萬磁王恢復。」琴這麼說著。其他人聽著沒意見便開始準備回大宅。

「對啦!我的輪椅你會操控嗎?我教......」話說到一半的查爾斯突然直接將輪椅移到飛機上,艾瑞克錯愕並驚嚇地看著查爾斯,心想:「原來這樣移動這麼可怕,之後要好好熟練這個技能,免得動查爾斯時,他不舒服。」

「哈哈哈!原來當初艾瑞克是這樣做喔!聽你們說總是沒感覺,這還滿方便的欸!可以移動金屬物到自己身邊,感覺工作可以很有效率。」查爾斯很開心,開始想著要怎麼使用這難得的能力。

交換之後(貳

*人物OOC
*歡樂向?

二人交換之後,最擔心的大概是能力問題,而最不方便的便是行動問題。由於變種人能力來自細胞,因此,換靈魂後,原來能力依舊留在原身。艾瑞克現在可以腦人,查爾斯則能控制金屬。

艾瑞克至今才明白為何當初查爾斯寧願放棄能力。雙腿沒有任何知覺就像是一個人在腰部綁了船錨,只能沉在輪椅上,各式紛亂的思緒如竄動的電流,一下一下鞭笞著大腦,那是想親手割除腦袋的疼痛。而下一瞬,世界卻突然安靜。查爾斯將艾瑞克的頭盔戴在自己身上,別人進不去自己的思緒也出不來。

「嘿,保持冷靜好嗎?老友,現在你只能委屈戴一下啦!畢竟沒有這層區隔,我的能力爆發,對你對大家都是災難」艾瑞克看著原本屬於自己的雙眼流露出屬於查爾斯的、調侃的眼神。
「你一直都承受這些嗎?」儘管乘風卻不能隨風起舞;儘管洞悉人心卻如深淵。也許艾瑞克知曉查爾斯的能力是雙面刃,卻從未深深地透徹領悟。
「哈哈!年輕的時候了當然啦!不過現在嘛就隨我了啊,我的大腦可是世上最強大的呢!」風輕雲淡甚至能戲謔說著這種話的背後是什麼?艾瑞克現在無法理解也不敢面對。

交換之後(壹

*人物OOC可能
*歡樂向

X戰警常常面對一些驚險狀況,不過若是像天啓那樣的,拜託還是少來幾次吧!而這次算得上戰警們遇見最詭異也最無法解釋的情況了,他們循線追查一位變種小孩,其特殊能力是交換,例如:夏天時很開心切西瓜,卻發現裡面的果肉是榴槤。
不過這次中鏢的不是水果,是查爾斯和艾瑞克。短暫失去意識後,兩位只是默默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其他戰警原本擔心的表情瞬間孟克臉,畢竟看見一向溫和的查爾斯露出兇殘如鯊魚的表情,威脅一個小孩要他將兩人換回,瑞雯表示:不要破壞我哥形象啊啊啊!!!
小孩只是哭泣,哽咽地說:「之前只換過實體物,這還是第一次將人類內在交換,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嗚嗚嗚!」
於是一旁的艾瑞克......現在的查爾斯,只能蹲下來安撫他,看見艾瑞克露出溫柔體貼表情,戰警們又是一片石化。之後紛紛表示寧願多對抗幾次天啓,因為這樣的教授和萬磁王根本畫風不對。

TBC

求婚戒的製作-狀況二

*感謝上一篇評論給的靈感

*有兩個狀況

*邏輯無視


艾瑞克審美觀奇特是經由大家認同,X教授覆議的。舉例如兩人手上配戴由萬大師製作的戒指,其單調的配色以及令人無言的材料來源,真真令看到的人被閃瞎外還得被暴擊。以下是證言:

千變萬化:

控制金屬的程度那麼好喔,害我哥不能走,也不用一些比較珍貴的材料製作,根本渣渣!中二病!

我愛白色我驕傲:

這傢伙根本神經病阿!

跑很快:

我把對象的技巧還比較好欸......


諸如此類的言論在學校裡層出不窮,二個當事人反而沒什麼反應,畢竟一個是悶騷在心口難開,一個是你想甚麼我知道,因此學校內的言論影響不到兩人,但總有一些人難以控制自己的好奇心,想方設法找出事實真相你以為自己是男童嗎?到底為甚麼!兩人的戒指是那麼的樸實,萬磁王明明能控制金屬,底下還有一個專門研究鑽石的幫手,怎麼不多加工呢?

在查爾斯終於受不了自己上課時,底下學生雖然是睜大眼睛看著他,不過完全不是在注意自己授課內容時,查爾斯終於未加解開這個疑惑。

「事實上我也有問過他,畢竟那造型真的不像求婚,可是他的回答比起一切更重要。他說:『我希望象徵我們一輩子的戒指上面只有我們的一切』不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嗎?」

瞬間戴上墨鏡的眾人表示,在管你們之間的任何事,就承認自己是傻的